申博sunbet开户

主页 > 申博汽车 >文化不认同 台湾对新住民少了尊重 >

文化不认同 台湾对新住民少了尊重

2019-08-05 申博汽车 461 ℃
正文

文化不认同 台湾对新住民少了尊重 斗笠下的採茶女性换了不同面貌,新住民逐渐成为採茶主力。 记者赖香珊╱摄影

清晨四、五点,南投鱼池乡仍笼罩在朦胧中。此时,有群人蹑手蹑脚地起床,深怕吵醒熟睡的丈夫和孩子,顶着夜色準备好家人的早餐后,熟练地换上採茶装,背着斗笠,带着中餐出门和其他採茶工会合,开始一天忙碌的採茶工作。她们清一色几乎是远嫁来台的南洋媳妇。

南投採茶工 新住民变主力

南投县是台湾最大产茶区,随採茶妇的年龄老化,斗笠下的採茶女换了不同面貌,年轻的新住民逐渐成为採茶主力,占了採茶工总数的二分之一。

为数众多的新住民,也让南投县国小新住民二代比率高于全台平均。据统计,南投县就读国小的新住民之子近四千五百人,约占全县学童的七分之一,其中国姓乡每三名学生就有一人的比率最高。其中国姓乡内的北山国小、南港国小等校的新台湾子数更超过半数,而他们的妈妈多半来自越南和印尼。

农忙没假日 母无暇陪孩子

从印尼远嫁鱼池乡、四十七岁的林瑞娥,来台廿年,已有十年的採茶资历,不管採收红茶、高山茶都难不倒她。但没有假日的农忙生活,却让她有些感叹,错过不少和孩子成长的时光,更别说教导他们母语。

但忙碌,只是比较容易说出口的理由。说不出口的是,「尊重」。

挺家里经济 却没相对尊重

新住民家庭多数属经济弱势,不少新住民除肩负传宗接代务,往往也须帮忙负担家中经济。但这些新住民就算成为家中主要的劳动力与经济支柱,却仍得不到应有的尊重。

「小瑄」就读南投县国姓乡的小学,妈妈来自印尼,校内有过半学生和她一样有来自于东南亚国家的妈妈。家庭应该是学习母系文化和语言的摇篮,学校扮演帮助他们更加深入了解东南亚文化的桥梁,但乡内大多数新台湾之子对母系文化却一无所知。

媳妇「买来的」

「不要乱教囝仔说人家听呒的话。」小瑄印尼籍的母亲则从事採茶、採梅等农务工作。妈妈没跟小瑄说过一句印尼话,除了镇日工作外,更重要的是,在祖母的观念里,「买来的」媳妇讲的是落后国家的语言,不赞同媳妇与孙女说母语。

小瑄妈妈清晨出门採茶后,回到家早已入夜,但也不得闲,「阿阮,妳紧去洗衫洗碗」,婆婆不断催促着。

妈妈「都不会」

「妈!明天要缴的便当钱拿来。」小瑄的口气充满不耐,妈妈从一堆碗筷中抽出湿漉漉的手,从口袋掏出钱递给她。「我妈什幺都不会!」小瑄嘟着嘴,她记得小学二年级问她数学,「她连看都看不懂,根本没有教我的能力。」一溜烟便转身离去,留下母亲独自洗碗的背影。

因语言、文字的隔阂,来自东南亚的新住民无法教导儿女课业的问题,她们也可能儿女被误解知识水平低落。加上家中长辈态度,孩子也跟着轻蔑自己的母亲,造成无法认同母亲故乡文化,甚至排斥学习。

统统说国语 与一般生无异

北山国小的下课时间,从学生举止和言谈间,感受不出「二分之一」的差异。他们大多数不懂母语,就是寻常的台湾之子。

北山国小教导主任庄诗怡说,外籍妈妈们来台后就努力学习中文,加上家庭普遍不赞同妈妈与孩子说母语,她们与孩子沟通仍以国语为主,与一般学生无异。

南投县立南港国小教师李玉玲说,新住民无法为孩子的学习解惑,可试着透过安排他们到校当老师,教导印尼语、越语,消弭孩子对妈妈的误解后,进而认同并学习母亲国家的语言和文化。